来自 678彩票登录 2018-08-29 22:08 的文章

整个场子内最大的运动明星现在却是在运动会正

所以,他就这样的百般挣扎着,在运动员进行曲的节奏中,扛起了城管的大旗,在体育馆内带领着一群队员们,如同逃难一般的冲入到了展示的场地之内。
 
    不逃不行啊,他身后那些比他意志力还薄弱的队员们,看那个意思,若是他再不走,说不定就要厚颜无耻的爬到人家空乘人员的裤装底下,要号码了啊。
 
    若在这个场内搞出多余的事情,那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所以,就算是再恋恋不舍,咱们也要迅速的撤离啊。
 
    幸亏他们跑的快,待到这最后一个人前脚刚走,那空乘的方阵中就爆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群见人比见鬼多的小姑娘,那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这些生瓜蛋子一般的小伙子的心思,又怎么能不被她们给看出来呢?
 
    所以,你说多危险啊,顾峥解救了全体队员,在自家的队伍没有被对方给笑的软了腿的千钧一发的时刻中,将他们给拖拽了出来。
 
    全场伴奏继续响起,台上的解说员激昂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而他们的队伍也终于的走到了大会的主席台下,能够让台上的领导们十分直观的看到首都城管队伍的最新风貌的位置。
 
    “现在走在场地上的是,我们首都城管队伍的方阵。他们穿着象征着城市管理者的灰蓝色制服,用英姿勃发的劲头像我们昭示着首都城新建设的未来。”
 
    “领头的队长,乃是我们此次首都十大杰出青年的候选人,勇于救人的青年英雄,城市马拉松的冠军获得者,首都体委的特邀自由人,中央美院的在读才子,丰宁耐力赛的头名,世界大力士冠军赛的冠军获得者……顾峥选手。”
 
    这一大串名头给念出来之后,台上的非专业主持人的那一口气……差一点就没给喘上来。
 
    而台上的各部门的领导们,除了笑瘫在座位上的铁主任,以及随着称号的念出腰杆挺得越来越直的李局长之外,所有的领导有一个算一个的,都齐刷刷的将面前的运动员资料介绍给拿了起来,翻到顾峥的那一页面,仔细的观看起来。
 
    优秀的青年人他们可是见多了。
 
    有那会八国外语的精英,也有那肯干肯拼肯不要命的救死扶伤的各行业楷模,可是像是这般多类型集体拔尖的选手,他们活了这么多年,还真的没见过。
 
    咦?等等,那个首都戏曲学院的荣誉讲师这一称号还没给读出来呢?
 
    而在人身后的报幕员,则暗搓搓的将岔了气的胸口揉揉,十分简单粗暴的就将后边的介绍给无视了。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介绍资料这么多的选手啊,不是他不想说啊,那是因为循环展示的时间就那么点,我要是把顾峥的背景全说一遍,这城管方阵早就绕场一圈回归到了大部队的怀抱了,那后边的人员资料咱还介不介绍了!
 
    这运动会就没法搞了吗!
 
    就这样,把顾峥的这一串给说完咯,这一城管方队就只剩下队尾的几个人了,让原本还想展示一下新风新貌的文副队长脸上的表情,那是好不凄惨。
 
    更何况,他要是再这么无限制的介绍下去,就要让这个新鲜出炉的顾峥队长,将主席台上的领导的风头也一并的抢了过去了。
 
    没看到在主席台的下侧方,专门为各方媒体所准备的采访区内,那群记者们,因为顾峥的出现已经蠢蠢欲动了吗?
 
    想到这里的报幕员,下意识的就扫了一眼下方,就这一眼,就让这个从事政府宣传工作的老油条差点串了词。
 
    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媒体记者是怎么安排的,在政府为主打的主旋律的媒体台中,莫名的就参与进了一群十分不和谐的人马。
 
    以一个穿的十分另类的记者为首,争先恐后的朝着顾峥走过来的方向,送出了自己的长枪短炮。
 
    “顾峥选手,我是首都体育报的专栏记者,我想询问一下你关于运动员多方面发展的看法!”
 
    “顾峥选手,我是搏击杂志的责任编辑,能不能在赛会后耽误你两分钟,进行一个短暂的专访。”
 
    “我们对于你昨日在昆仑决上的表现十分的看好,听说你将会受邀出现在k1以及ufc的赛场之上,不知道顾峥选手对于自己的再次获胜是否有信心?”
 
    “你走开,你个野路子的货,这可是职工运动会,顾峥选手,我是首都体育频道田径专栏的采访记者,听说你已经出现在了此次田径世锦赛的出賽大名单之中了,请问你对于此次比赛的成绩预期有多少?”
 
    随着这群人的蜂拥而至,将一旁的其他专栏的记者们给挤得东倒西歪了之后,顾峥的这个名字就迅速的在赛会媒体的圈子中传播了开来。
 
    作为组织部和宣传部的干事兼市内网的责任编辑,戴着金丝边的许秘书他也无法幸免。
 
    他被这群疯狂的混进来的编外人士们给挤到了一边,在自己相熟的人民报的记者的搀扶下,勉强的稳住了身躯之后,就有些惊疑的扶了扶眼镜,询问起了这群因为顾峥快速的离开,而一无所获的记者们。
 
    “哎,我说,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进到的媒体采访区?谁给你们的通行证?”
 
    可是待到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的在许秘书的面前将采访证给亮出来的时候,这位最严苛的年轻人也只能转移他谴责的话题方向了。
 
    “就算是通过正规渠道进来采访的媒体人,也应该讲究一个团结友爱的精神吧?”
 
    “这偌大的会场,你看,那边的武警官兵的方阵,里边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你在看那环卫工人的方阵又有多少心酸无奈的情绪,这些都是我们可以采访的课题,没必要拉着一个城管单一的下手吧!”
 
 722 高手在民间!
 
    听到了许秘书这不明情况的劝诫,这以贝大忽悠起头带队混进来的体育媒体人们,就齐刷刷的对着许秘书吼了一声:“切!”
 
    若不是比小拇指这个动作有些不雅,他们这群混不吝的,都要集体鄙视这位红的有点傻的同行了。
 
    “我们是体育记者,因为这体委的内部关系我们才过来报道的。”
 
    “要不是文化局与市政府有推广全民健身以及多民族的传统项目的要求,我们干嘛来这个出力不讨好,又没有人会关注的职工运动会现场啊。”
 
    “若不是这里边还有一个勉强算是二线的运动明星顾峥的存在,你以为我会愿意大老远的来这里,耗上一天啊。”
 
    “咱们记者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啊!”
 
    “就是,一看您就是不看体育新闻的人物,昨天晚上的昆仑决你没看吧?那你总知道首都马拉松比赛吧?看到没?我们打破头了要采访的人,就是双料的,世界级的,马拉松比赛的冠军。”
 
    “你说,这一屋子的人,谁是真正的搞体育的?你让我们采访其他人,岂不是等于有巩俐我们不去采访,去采访什么十八线的网红一样的搞笑吗?”
 
    “我说大哥,咱们政府新闻的内部工作者,也要做到与时俱进,关心基层的民生与新闻是吧。”
 
    被对面的贝大忽悠这么一忽悠,对面的许秘书也蒙了,他看着那个已经混入到了诸多方阵之中的小黑点,赧赧的嘟囔了一句:“有没有这么神啊……”就再也不发一言了。
 
    但是在心中,他却是将这个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给记在了心中。
 
    那是因为,在那二十五个人的竞选名单中,排在最后一名的,正是在这里侦察敌情的许秘书。
 
    在他看来,后发制人才是取胜的关键,前期蹦跶的越厉害,在被人反超过后,才更加的丢人。
 
    但是现在他,看到了顾峥的知名度,以及那身上套着的无数的光环之后,他的这种想法就有所改变了。
 
    也许今年的十大的评选,再也不如同以往一般的风平浪静,而自己的亲友团也是时候提前上场了。
 
    现在的许秘书正忙着给自己身后的哥们打电话,而顾峥这个整个场子内最大的运动明星,现在却是在运动会正式开始了之后,还饶有兴趣的和身旁的队友,组团围观一下文选手,大多数都抱着玩玩的心态前来参与的。
 
    就看那率先出场的几位姑娘的动作,大家都明白,这是碰到了菜鸟了。
 
    “下面,有请首都机场的工作人员,中铁铁路集团员工,城市地铁城铁集团的员工,首汽出租集团以及首都公交集团的选手,入场!”
 
    好吗,全是公共交通,这滚铁圈不就是比个速度吗?这一圈人一上场,与他们同组的另外几个,就完全的不受重视了。
 
    那是因为,就算同样是交通系统的,也分个从业的年龄阶段,以公交出租车为首,那选手年龄都是递减的。
 
    再加上这首都出租师傅们的糙汉形象,与机场娇滴滴的地勤的这么一对比,这围观群众的心眼就偏的没边儿了。
 
    “老张你慢点,别欺负小姑娘,美女加油!”
 
    可是他们越是这样叫唤,那站在场上的小姑娘越是手足无措了起来。
 
    臣妾做不到啊!
 
    滚铁环,对于九零后的小姑娘来说……她压根就没玩过啊。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之中,是个人就会玩的运动,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那般的陌生。
 
    之所以首都机场会派她出战,还是因为她在机场中的购物车,推得最稳当的缘故。